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美国频道 > 看美国 > 正文
疫情中的美国:人可以倒下,资本不能倒下
usa.fjsen.com 2021-08-23 10:22:19   来源:破圈了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美玉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这句经典话语,在疫情期间的美国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今天,圈哥要重点说说美国疫情中的资本因素(罪恶)。

一年多来,对于美国政府荒诞而惊悚的抗疫历程,世人有目共睹。近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等机构发布的《“美国第一”?!美国抗疫真相》报告,就给了美国八个“第一”的头衔——

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全球第一政治甩锅国、全球第一疫情扩散国、全球第一政治撕裂国、全球第一货币滥发国、全球第一疫期动荡国、全球第一虚假信息国、全球第一溯源恐怖主义国。

八个“第一”,美国当之无愧。失败至此,则应愧之无地。

实际上,美国的八个“第一”相互关联,资本因素是贯穿始终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观察,对于美国民众的疫情经历,圈哥觉得痛心。对于美国政府的抗疫表现,圈哥却不觉得意外。

因为,美国一些人信奉的是,生命诚可贵,资本价更高。

致命的资本逐利

正如上述报告所说,美国作为第一货币滥发国,在资本的诱惑面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救股市而不救人命。

疫情暴发之初,美国股市暴跌。美联储采取“超常规”的货币增发措施,如何“超常规”?一年半中印了二百多年来所有美元的近一半!政府与国会再辅以多个救助法案。于是,美股起死回生,一路飙升。

美国这样极端自私的“大水漫灌”,致使世界各国“背锅”,承受通胀压力、动荡压力、“泡沫”压力。疫情天灾之下,如此行人祸,无异于助纣为虐。

更可怕的是,逐利的美国资本可以直接与生命为敌!当前,全球都在追问美国制造和传播病毒的嫌疑,而美国资本从一开始就处于这嫌疑的中心!

武汉疫情暴发后不久,美国吉利德公司迅即推出了所谓“新冠特效药”瑞德西韦!该公司上一次“未卜先知”,是在2003年非典时期。当时,吉利德公司授权美国罗氏制药推出抗非典特效药“达菲”,在中国大赚特赚。这一次,在确诊病例达3000万级别的印度,瑞德西韦已炒到高价。

基于这种“巧合”,北卡大学拉夫尔•巴里克(吉利德公司的多年合作伙伴)团队的冠状病毒合成“绝技”,以及美军生物实验室的种种疑点,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美国投入巨资研制杀伤力极强的嵌合病毒,并针对这种病毒研制出疫苗和解药。

圈哥想说,种种匪夷所思,很大程度上都指向美国垄断资本的逐利性。美国疫苗的研发源头至今不清不楚,其挣钱的思路却是清清楚楚——囤积居奇、“饥饿营销”。

在各国抗疫物资、新冠疫苗紧张之时,美国的选择是大肆囤积新冠疫苗。一个总人口3亿多,占比世界人口仅4%的国家,却囤积了多达26亿支新冠疫苗,足够13亿人接种,占全球总生产量的四分之一。而大多数疫苗紧缺的国家,每百人却仅能分配到一支疫苗。

美国为何囤积如此巨大数量的疫苗?很显然,是为了制造疫苗供给的紧张和稀缺,为此不惜放任疫情扩大化,从而在适当时侯高价抛出疫苗。

“趁火打劫”的涨价,为疫苗生产商带来了丰厚的收入!美国生产规模最大的新冠疫苗生产商辉瑞,今年前三个月的销售收入达35亿美元,两个月前预测全年可达260亿美元,而在7月底已被调高到335亿美元,预计明年可达560亿美元。

随着疫苗提价,莫德纳、辉瑞股价纷纷上涨。

收入如此丰厚,生产商依然涨价如飞,资本逐利的本色显现地淋漓尽致。

可以说,大搞“疫苗民族主义”、制造“免疫鸿沟”的美国,正踩着太多无辜的生命数钞票。

拜登政府上台后,迫于国际舆论压力,决定对外捐赠疫苗。圈哥认为,这并不奇怪,因为资本已经赚足了丰厚回报,一些囤积的疫苗也即将失效,加之资本力量还有配合美国霸权和地缘政治的需要,这一直都是美国的游戏规则。

看不起病?特朗普说:这就是生活

疫情中,美国资本不仅对外牟利为祸,对内也是一种破坏性力量。

这种破坏的表现形式不是突然作乱,而是温水煮青蛙。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基础病,一种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近期播出的专题片《美国医疗领域的两极分化》,对此予以了揭示。

该片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网医院的困境。安全网医院一般由政府出资,属福利性医院,收治所有患者,并为贫困患者担负治疗费用。但政府出资有限,安全网医院大多连年亏损。

而美国的营利性医院由资本力量主导,主要依靠患者私人保险获得可观收入,利润由私人股东分享或支配。营利性医院拥有强大的政府游说能力,成功瓦解了各种试图控制医院费用的政策努力。

营利性医院还通过收治少量的弱势患者,“巧取”政府补贴,甚至比安全网医院得到的还要多!

在营利性医院的挤压下,安全网医院运转困难,甚至被迫关闭,数千万未参保的患者面临就医无门,而疫情使美国医疗领域两极分化更趋严重。

疫情期间,美国国内患者数量激增,为营利性医院带来可观的收入,如美最大的营利性医疗组织“美国医院集团”在2020年实现了38亿美元的盈利。

与营利性医院巨额收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竟有14%的美国成年人因为无法负担高昂的费用而放弃新冠肺炎治疗。

资本为大的美国医疗体系,是保险、医院和生物制药公司等利益集团的“自留地”,医疗费用异常昂贵,使得普通民众对雇主赞助的医疗保险依赖程度极高。

但医疗保险可不是公费医疗。尽管联邦政府宣布将新冠肺炎检测、治疗纳入医保,但因医保种类不同,隔离、救护车等诸多费用仍未覆盖。

有医疗保险尚且看病要掏不少钱,没有医疗保险的境遇可想而知。据统计,一个没有医保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接受几次常规治疗的费用可高达3.5万美元。而不幸的是,疫情引发了美国创纪录的失业大潮,根据健康与公众服务(HHS)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有3000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

如此,疫情中美国穷人与富人的境遇差别就不足为怪了。疫情发生后,美国底层人一度难有核酸检测的机会,而一些美国上层或有钱人却能不停地检测。

——对此,特朗普总统竟然表示:“可能,这就是生活。”

据统计,2021年3月3日,美国38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中,白人的疫苗覆盖率是黑人的2.1倍,更是西班牙裔的2.9倍。美政府抗疫失败,激化了本就严重的种族矛盾。

圈哥认为,这种强烈反差不只存在于族裔之间,也存在于贫富之间。

资本的力量与政府的不力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这么说。

《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皮凯蒂说得委婉些:由于资本回报率总是倾向于高于经济增长率,所以贫富差距是资本主义固有现象。

“肮脏”“剥削”等词语没有了,然而,事实依然,本质依然。

对于资本的影响,美国老百姓并非无感。10年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普通民众对资本力量的抗争,一度声势浩大。

10年之后,一切依旧,甚至更糟。圈哥觉得,美国的穷人和富人真如《十年》所唱: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占领华尔街”运动所针对的那“1%”最富阶层,所占美国家庭整体财富比例,与10年前相比,从不到30%上升至35%左右。相应地,剩余99%的美国家庭,财富占比减至65%,其中处于后50%的美国家庭财富占比还不到2%,与30年前相比更是几乎下降了一半。美国的贫困率从2020年6月份的9.3%,快速上升到11月份的11.7%。

借用美国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话来说,美国正迅速走向寡头政治,少数人拥有巨大的财富和权利,多数工薪家庭却正在以自大萧条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挣扎。

资本的力量,政府的不力,显然让疫情中的美国穷人日子更加难过,生命更加脆弱。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毛行熙、陈武、张英琴 律师 电话:0591-87921115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