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美国频道> 文化福建 > 正文
巧手走细丝 金苍绣盼续指尖上的精彩
usa.fjsen.com 2019-06-04 09:56:55  谢玉妹 林婕 陈培源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陈佳丽

金丝银线,平凸有致,五彩斑斓,栩栩如生,这便是金苍绣,一种源于明清时期,盛行于闽台地区的刺绣。金苍绣的“命运”与闽台民间信仰习俗息息相关,这种雅俗共赏的刺绣工艺曾风靡数百年,惊艳了时光。

泉州工艺美术大师林秀清是金苍绣的省级非遗传承人,拥有40年的刺绣经历,对于金苍绣的起源、用途都能娓娓道来,选材用料、绣工刺法更是如数家珍。“可惜这么美的刺绣,却很少人懂得欣赏,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来学习、把它传承下去。”林秀清说,随着时代变迁,这种需静下心来穿针引线的手工活,已经很难吸引年轻一代拜师学艺了,面临着“有人教,无人学”的传承困境。

绣法独到 曾风靡闽台

金苍绣是古时泉州刺桐绣法中延伸出的一派,由于多用包裹着棉质细线的金线绣成,其状如葱(闽南语中“葱”与“苍”同音),因此最早被称为金葱绣,后雅化成金苍绣。

自古以来,闽台地区的宗教信仰氛围就十分浓厚,各种民间信仰更是长盛不衰,由此,也延伸出了许多宗教用品。不识金苍绣的外地人,只要走进闽台的大宫小庙,抬眼便随处可见。挂在庙宇门楹上的彩、祭桌系着的桌围、各路神佛穿的神衣,还有神佛出巡所用的伞布、绣旗、幢幡,以及道士身上的道服、请来“热闹”的戏班子所穿的戏服、木偶身上的木偶服……这些与神佛“打交道”的用品,都离不开金苍绣。

不仅闽台地区,金苍绣在港澳地区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也颇受闽籍华侨欢迎。“台湾大多喜欢刺绣密集、颜色鲜艳的,香港和新加坡则喜欢颜色素雅、简约的。”对于不同地方对于金苍绣的风格要求,林秀清皆了如指掌。虽然各个地区喜欢的风格不同,但对品质的要求却是一致的。每年,林秀清的工作坊都要卖出一百多万元的金苍绣品,其中,七成销往台湾。

金苍绣多以绫罗绸缎为底,在富有光泽的布料上进行立体生动的刺绣,绣品需提前定制。刺绣师傅会根据客户的要求,在油纸上绘制出1:1的样图,并用极细的针沿着图画上的线条刺破油纸。将油纸覆盖在绷着的底布上,再用煤油和珍珠粉调好的涂料刷一两遍,撕开油纸,图案已印在布上。只要客户对图案的要求不变,这样一张结实的油纸能反复使用多年。

在完成绘图和印刷的工序后,便开始根据客户喜爱的风格去选择绣线和材料。金苍绣绣线多为丝线和金苍线,以金苍线为主,丝线为辅。金苍线由好几股棉质细线凝成,根据需要可以选择用3-12股的细线,拧成一股后,外面涂上金色或者银色的漆,能起“提亮”的效果,增加绣品的质感与档次;丝线则有多种颜色,传统金苍绣大多喜爱用鲜艳的颜色来配色,丰富整个绣品。“金苍绣保存好的话,几百年也不褪色。”林秀清告诉记者,她母亲用的桌围已经使用了50多年了,却依然崭新如初。

金苍绣绣法多样,主要分为平绣、凸绣、荔枝跳等。平绣即是用丝线在底布上秀出一片图案,后用金苍线包边。与其它纯粹地“填充图案式”绣法不同,林秀清的绣法更细更密,看起来干净整洁,没有稀疏之感。凸绣,顾名思义,需要在图案上堆砌棉花,再用金苍线缝合,缝合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挤压棉花,以保证绣出来的线条紧实、均匀、立体、圆润而自然,十分考究刺绣者的功夫。荔枝跳则结合不同颜色的绣线采用交叉绣法让绣品更加鲜亮活络。

金苍绣品多以龙凤为主,单是一个龙头,想要做到精致,没有几年的绣功可做不来。林秀清向记者展示了一件她珍藏的龙头桌围绣品。桌围高0.86米,宽1米,龙头占了桌围大部分的面积,龙眼的瞳孔用黑布做成,眼白则用兔毛缝上,龙须用棉质丝线搓成圆条状,再用丝线横向卷起使之更加紧实,完成后上粗下细,浑然一体,呈自然须状。整个龙头平凸有致,犹如3D画般栩栩如生。绣这件桌围,林秀清必须每天工作8小时,连续工作2个月不休息方可完成的。

在绣龙王的时候,有时候龙头底下还会有水波图案,有别于传统单一的颜色和绣法,林秀清会采用深浅两种不同的蓝色绣线来绣龙头底下的波浪纹,让绣品层次更丰富更有立体感,与普通绣品放一起对比,高下立现。“这样的作品,不是老师傅还做不出来。”。

林秀清的金苍绣作品遵循传统,细致、精密,同时也不断创新,不断改进,精益求精,慢工最终出了细活儿。

苦心坚持 免费教学却鲜有人来

比起手下的精美作品,绣娘们一坐就是一天,一做就是一辈子的工匠精神更令人赞佩。林秀清从16岁起就跟随姐姐在家里学习金苍绣,随后进入泉州锦绣庄工作,从普通的绣娘到管理人员,林秀清在锦绣庄用28年的时间学习提升,多年的积累让林秀清的绣工日益精湛,绣法也不断改进。

“一路坚持下来,40年就这么过去了。从前教我刺绣的姐姐因为结婚生子放弃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后来居上。”林秀清的坚持带动了周边很多人加入金苍绣。如今自己创办的工作坊里,就有她的嫂嫂、弟媳、女儿。但令人唏嘘的是,却很少有外人,尤其是年轻人想要加入这个团队。

“曾经有一个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对这个有兴趣,但是跟我学了一两次就没再来了。”林秀清说,很多年轻人其实也有着学习一门技艺的心思,但是这种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和耐心的传统技艺却十分考验人。不仅手眼协调能力要好,还要耐得住寂寞静得下心,要经过漫长的学习才能出师。“现在的年轻人很少会有人愿意花这么多时间来学一门技艺了。”谈起传承,林秀清告诉记者,金苍绣连最基础的平绣都要学习至少半年。招不到人,成为林秀清现在最忧虑的事情。

林秀清回忆说,20多年前,她所工作的锦绣庄有100多个绣娘,很多永春师傅都十分心灵手巧。而现在的工作坊仅有12人,其中10人都是有着20年以上经验的老师傅,不少人都已经当奶奶了。

担心这门手艺无人传承的林秀清也曾到泉州多所特殊学校去招工,但仍遍寻不到愿意拜师的人。有时,工作坊的手工绣品来不及完成的,就会分发给远在永春的退休老师傅们帮忙在家做完后,再送回工作坊。“如果有人想要学,我会用心教,但是现在年轻人都不喜欢,免费教也鲜有人愿意来。”林秀清对此颇为无奈。

女承母艺 盼续指尖精彩

在耳濡目染下,林秀清的女儿蔡玲玲从20岁起就跟着母亲学艺,但是学不到一两年便放弃了。“那会儿年轻,做这行的都是年纪较大的,而且很枯燥,产品也比较单调。”一心想着到外面“闯一闯”的蔡玲玲在一次手指头被针刺穿后,终于选择了放弃。

十年后,当了母亲的蔡玲玲又开始学起了金苍绣。对刺绣阔别已久的她从头、从低开始学起,车绣、画图、平车……每天手不离针,眼不离线,一坐至少就是9个小时。“做我们这行需要手眼好,所以上了年纪后可能就会比较吃力。”近年来想要退居二线的林秀清一直嘱咐女儿要好好学,用心学。传承母亲的金苍绣技艺是全家对蔡玲玲的期盼,如今也是她自己的事业。

比起技艺的传承,更重要的是工匠精神的传承。虽然是“初学者”,但受母亲影响,蔡玲玲对自己的要求比别人更加严格。“我刺绣的速度不快,但是比较精细,一点点做不好就要重新拆开做。”正是这样的坚持让蔡玲玲在今年举行的“第十四届中国(莆田)海峡工艺博览会优秀作品评比”中,获得金奖,崭露头角。

谈到未来在传承方面的发展,蔡玲玲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我想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多做一些有创意的东西。”目前,金苍绣品一般用于宗教祭祀和传统戏曲,使用范围十分有限。未来,蔡玲玲想要往婚庆市场和文创市场拓展,让金苍绣品更加多元化、大众化。“可以做鸳鸯荷包、新人布偶、枕头等,也可以把绣品裱起来挂在墙上,这些都是可以传承下去的东西,很有意义。”

“其实金苍绣的市场还很大,就是从业的人不多。我们工作坊算是泉州规模比较大的。”对于招人,蔡玲玲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这份工作的工资不算高,工作时间又长又累,还需要静下心来学,很多年轻人就算有心学,也坚持不了多久。”蔡玲玲大胆地把招人的方向瞄准了年轻的家庭主妇。“白天孩子上学的时候,妈妈没事做就来上班,晚上和周末的时间都可以用来陪孩子,学精了以后也可以把绣品带回家做。”对于未来,蔡玲玲还有很多设想,不过,当前最重要的是把金苍绣学好、学精。

使用金苍绣品的人在慢慢老去,学习金苍绣的人却没有与日俱增,虽然传承暂时面临困境,但金苍绣的精美与艺术价值却未曾改变,有心的人同样读得懂这门指尖上的技艺。(东南网记者 谢玉妹 林婕 陈培源)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毛行熙、陈武、张英琴 律师 电话:0591-87921115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