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美国频道> 留学美国 > 正文

在美中国留学生江玥命案维持原判 家属维权路艰难

2018-06-15 09:20:48   来源: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 陈佳丽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根据美国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法官格兰维尔(Judge Warren Granville)6月11日上午的裁决,江玥家人就撤销江玥命案认罪协议的申诉无效,法官坚持在6月15日根据检辩双方达成的认罪协议宣判,枪杀江玥的罪犯戴维斯今年2月以二级谋杀罪认罪,最高刑期25年。江家人绝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可人在异国他乡又如何维权?

不满认罪协议 江家人来美讨公道

亚利桑那州中国女留学生江玥命案6月15日宣判,女罪犯戴维斯(Holly Davis)今年2月在受害人家人不知情情况下,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犯有二级谋杀罪,面临最高刑期25年监禁。江玥家人不满这一结案结果,5月下旬赶来美国,寻求法律咨询,准备向亚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检方以一级谋杀罪名重新起诉戴维斯。

江玥命案受害人家属一行数人日前抵达洛杉矶,已请求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向亚州马里科帕县检察长转交了江玥命案结案申诉书。包括江玥的父亲江勇在内的数名家人均表示,不能接受亚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的结案结果,戴维斯25年的刑期不足以彰显正义,或还受害人以公道。江玥家人认为,根据他们掌握的命案证据,检方应有充足理由以一级谋杀案起诉戴维斯。

江玥家人指出,戴维斯是有计划杀人的。根据马瑞科帕县高等法院江玥命案的庭审记录,戴维斯在犯案前曾在家中给男友留有一张写有“你会在新闻上看到我”字样的纸条,表明她已有杀人预谋,只是没有明确的行凶对象。江玥的表姐徐翔表示,这一证据表明,戴维斯当时是有计划地杀人,而一级谋杀罪名与二级谋杀罪名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计划杀人(planning to kill), 后者这是意图杀人(intent to kill)。

法庭文件显示,辩方律师曾以戴维斯患有抑郁症为由为她解脱罪责,但江玥家人在庭审记录中查出,戴维斯在犯案前2年已停用了抗抑郁症药物。据此江玥家人认为,“除非戴维斯在犯案时抑郁症复发,否则不能以此为由提出抗辩。”此外,“戴维斯犯案时使用的武器是非法得来的,而且非法持枪,计划行凶,这些足以构成一级谋杀罪。”江玥家人表示,完全不能接受给戴维斯定二级谋杀罪。

戴维斯原本被指控14项罪名,包括一级谋杀、持致命武器及恐吓、持致命武器妨害治安等重罪。她被捕前,曾将车辆及凶器藏匿,并回家洗浴更衣、消灭证据。今年2月,戴维斯承认犯下二级谋杀罪,认罪后其它指控均被取消。负责审理江玥命案的法官格兰维尔原定今年4月30日对罪犯戴维斯的量刑做出宣判,江玥家人获知消息后便以无法取得赴美签证为由,请求法官将宣判日期延至6月15日。

江玥家人指出,检方在处理江玥命案的程序上也存在严重疏失,根据亚州法律,对于重大案件,在检辩双方达成认罪协议、或假释及释放嫌犯前,作为前提条件,检方必须让所有案件受害人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江玥命案有2名直接受害人,一是江玥,二是案发时乘坐江玥驾驶的轿车的江玥男友、中国留学生陈恩东。但无论是江玥的家人还是陈恩东都未收到过有关检辩双方意图达成认罪协议的通知。

江玥父亲:认罪协议带来了二度伤害

江玥命案已发生了2年多,随时间的推移,这一命案给江玥的父亲江勇带来的心理创伤已在逐渐平复。可没想到的是,当他看到了《侨报》今年4月初有关江玥命案的报道时,却大吃一惊,在受害人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检察官与嫌犯戴维斯(Holly Davis)已达成认罪协议,照检辩双方的协议量刑,嫌犯在狱中服刑最多25年。

“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我们不能接受。”江玥的父亲江勇激动地说,“我们要求一个公正、公平的审判与量刑。”江勇认为,对于戴维斯的量刑应至少是终身监禁。

2年前,江玥命案刚发生时,江勇曾要求检方对嫌犯寻求死刑判决,当时检察官表示,在美判处死刑不易,按一级谋杀罪名起诉把握性更大,而且江玥命案是亚利桑那州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重大恶性案件,检方表示对一级谋杀起诉更有信心。可现在的情况让江勇无法接受:“他们如此草率地处理这桩命案,让人不解。”

江勇说,检方对于接受二级谋杀认罪协议的解释太牵强:检方担心陪审团中会有人有种族偏见,12人很难达成一致意见,甚至导致案件流审。

江勇反驳说,他不相信陪审团没有正义感,他坚信美国司法量刑是有标准的。江勇的诉求是,“按一级谋杀起诉是最基本的条件。”这次他来要看到最后公平的结果。

审判结果不公平合理 江父不离美

2年多来,失去女儿的悲痛让江勇受尽煎熬。江玥命案后留给江勇的一个最明显的“后遗症”是严重失眠。“一想起孩子就无法睡觉。”这一状况一直持续了1年多,影响工作,伤害身体,“时常脑中一片空白。”

“失去了孩子,人变得消极了,什么事也不想做。”江勇常常在深夜无眠时问自己:“人这样活着,意义何在?”

经过2年多的挣扎,内心平复了许多,可检辩双方的认罪协议又让江家人受到了二次打击。江勇表示,以前他过于信任美国司法体制,现在他要接受教训,一直与检察官沟通,向他们施压,这次要得到案件的公平合理的审判结果才会离开美国。

那个常数天上飞机的女留学生

北京时间2016年1月17日下午3时,江勇接到了江玥同学从美国打的电话,噩耗传来“那一刻,天就塌下来了。”江勇悲愤地说,第2天他就飞抵了美国,看到孩子的遗体,那种心情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相信没人能够感受到江勇当时的心情。此后一连7天,江勇总共睡眠不足10小时。

然而,祸不单行。就在江玥命案噩耗传出的第6天,江玥的奶奶原本身体就有病,听到这一不幸的消息后,病情突然加重,也过世了。江勇在短短一周时间内,接连失去了2位亲人,悲痛欲绝,他勉强支撑着,匆匆为江玥料理完后事,就飞回重庆赶着为母亲出殡了。

江勇回忆说,那年江玥在家过完了寒假,即江玥命案发生前10天,是他驾车把女儿送到了重庆机场,因为女儿急着要与在北京的同学汇合,一同回美国,他们父女简单告别,可万没想到,那竟是父女间的诀别。

江勇说,“女儿当年是主动要求来美国读书的,而且得到了全额奖学金,她在美国读书没花家里什么钱。”江玥来美读书前,江勇给了她一张卡,后来江勇看过那张银行卡上的记录,都是一些几十块钱、顶多上百块钱的花销。江勇是一名企业家,可江玥从未炫耀过自己“富二代”的身世。江玥遇害时年仅19岁,是亚利桑那州大金融专业二年级学生。

江玥执意要到美国来读书,可她也表示完成学业后一定会回家。她与父亲之间已有了默契:江勇计划让她接自己的班,等女儿毕业后先在自己的公司里做些金融方面的工作。江玥盼望着能早日完成学业,回到家乡去,亲近她的同学都知道江玥的这一心愿,江玥闲暇时会数天上飞过的飞机,幻想着哪架飞机可以载着她回家。

江勇回忆说,江玥是一个很顾家、懂孝道的孩子。学校一放假,她第一时间就赶回家。在家里,她常常坐在父亲身边与他聊天,还关照父亲不要多吸烟。

江玥赴美留学前曾给自己的弟弟留下一封信,鼓励他好好学习,她学成回国后先在公司里给爸爸当助手,等弟弟长大后让他来接爸爸的班。

江玥与弟弟之间感情特别深,江勇回忆说,弟弟要上眼药,家里谁都无法把眼药滴到弟弟眼睛中去,只有江玥才可以。

2年前弟弟听说姐姐遇害,痛不欲生,一拳砸在墙上,那时他才11岁。江勇说,姐姐突然遭遇命案,给弟弟打击很大,让他极度缺乏安全感,后来曾数度被老师发现他买刀,把刀放在书包中以防不测。他对到国外读书也表现处强烈的恐惧感。

2016年1月16日,江玥驾驶一辆载有其男友的汽车,在当地一路口处等红灯时,被戴维斯驾驶的汽车从后面撞上。随后32岁的戴维斯下车,近距离向江玥连开数枪,江玥伤重不治死亡。案件发生后,江玥男友陈恩东也返回了中国。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毛行熙、陈武、张英琴 律师 电话:0591-87921115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