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美国频道> 看美国 > 正文
从章莹颖案透视美国法律体制
usa.fjsen.com 2018-02-06 09:18:10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林进

当地时间1月19日,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公布,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批准了对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被绑架致死案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寻求死刑判决。这起案件虽然发生在美国,但受害者是中国公民,因此国人格外关注。尽管案件审理取得重大进展,但是章莹颖至今仍下落不明。

我们印象中的那个美国难道是假的?这个案子,让我们深入了解美国法律制度和社会文化环境,也让我们对美国有了重新认识。

在不同的法律制度下,司法的宗旨和原则截然不同:是追求程序的正确,还是查明事实真相;是追求受害者的权利保护,还是保护被告人的各项权利。公平正义,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杆秤”。尽管此案还有漫长的法律程序要走,但人们希望正义终将得到伸张。

程序的公正,对受害人的公正,哪个更重要?

10年前,美国华纳兄弟公司拍摄了一部名为《魔鬼代言人》的影片,影射美国社会现实,透视人性。好莱坞著名影星基努·里维斯在片中饰演一名年轻有为的律师,其中一段描写他禁不住金钱的诱惑,在明知被告有罪后仍为其辩护,甚至不惜隐瞒证据,为了追求利益而打赢官司的剧情曾引发了热烈讨论。

导演通过影片对美国一贯奉行的司法辩护制度提出了质疑。美国律师,尤其辩护成功率高的大律师,一向是有钱人的工具。面对金钱和虚荣的诱惑,有多少律师能够主持正义?

尽管影片最后把现实转换为带有宗教色彩的魔幻世界,观众还是能得出结论,并把矛头指向利用美国司法制度的丑恶人物,甚至是美国司法制度本身。这是一个人人都存疑,但人人都无法摆脱和战胜的制度。这种司法制度似乎很公平,但也为罪犯提供了脱身的可能。

美国律师协会会员、华裔知名刑事案件辩护律师、泰和泰华盛顿律师事务所主任程绍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章莹颖案为例,即使嫌犯克里斯滕森向自己的辩护律师坦白自己谋杀了章莹颖、也知道被害人遗体的位置,但是依照美国各律师协会的章程,律师对客户提供的犯罪行为信息有保密的义务,因此嫌犯的辩护律师不会将事件的真相告诉公诉方,更不会公之于众。

此外,在嫌犯接受公诉方任何一次问询时,其律师必须到场,还会帮助嫌犯进行类似反侦察的工作,比如提醒嫌犯拒不承认所有指控等,这使得通过讯问获得案情重要突破的可能性变得非常小。另外,美国法律还规定,即便嫌犯的配偶知悉其罪行及犯罪细节,但配偶对嫌犯的犯罪行为同样有保密的义务,嫌犯可以申请禁止其配偶出庭作证,这是美国法律必须保障的嫌犯享有的权利。

“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作为你的呈堂证供。你有权在受审时请一位律师。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我们可以给你请一位。你是否完全了解你的上述权利?”米兰达警告——这句耳熟能详的美国电影经典台词就起源于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规定,任何人在刑事案件中,都不得被迫成为不利于自己的证人,也就是任何人“不得被强迫自证其罪”。

到底是程序的公正重要,还是对受害人的公正重要?在正义和真相面前,美国的司法制度和法律条文对案件走向产生的影响难免让人产生困惑。程绍铭认为,中国司法制度相对优越的是,对重大的刑事犯罪,从调查取证上可以调动一些行政上的资源,从而增加破案的可能性。“这就是中美法系的显著区别之一,中国法系保护的是受害人的利益,而英美法系保护的是被告人的利益。”

“有钱能使鬼推磨”成为诉讼界的默契

“美国的司法系统在建国初确立时,目的就是服务于有钱的白人,尽管在后来的200多年进行了各种完善,但在这个司法体系中,你拥有的经济资源和政治资源越多,你就会受到更多的法律保护。”程绍铭举例称,在美国,低收入人群想请好律师打赢官司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无力承担律师费的情况下,只能聘请州政府资助的公共辩护律师。但是,美国各州政府预算不断削减,诉讼案件却有增无减,公共辩护律师平均每年每人要处理数千件诉讼案件,直接导致对每个案件分配的精力大大减少,胜诉的可能性相对变小。而且这种免费公共辩护律师,绝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缺乏经验的新人或是即将退休的老年人,使这种免费法律服务的质量大打折扣。

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有两套平行的法律系统,一套是州的法律,一套是联邦的法律。和中国的法律体系最大的差异是,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权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在美国会出现一名罪犯在联邦法院被判刑后,到州法院会再次被判刑。

程绍铭回忆起自己在求学时和美国同学在刑法课堂上的争论,指出“美国的司法理念是,要在法律程序上没有瑕疵。因此,在美国一个刑事案件成立的要求是很高的,要没有任何的疑问”,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会有很多冤案错案,原因包括指认错误等。某种程度上说,美国的司法公正主要体现在程序上,结果的公正并无可靠保障,司法制度也会被滥用。

“一个穷人可能因为偷了几瓶可乐就身陷囹圄,而另一些涉案金额大、犯罪情节和社会危害性严重的案件,嫌犯反而能通过聘请律师、利用法律漏洞逃脱法律制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所说的白领犯罪。”程绍铭介绍说,近期一个典型案例就是前弗吉尼亚州州长麦克唐纳受贿案,其被指控接受了一名商人提供的16.5万多美元的礼品、免费度假和贷款等好处,并帮助这名商人推广他的营养品以作回报。2014年麦克唐纳被联邦法院判定犯有多项受贿罪,但因为其所聘律师不断走司法程序,利用各种法律漏洞,通过两年多时间,前后花费超过260万美元,于2016年推翻了美国最高法院对他的受贿裁决。

在美国,“有钱能使鬼推磨”在诉讼界是大家心知肚明的默契。曾为美国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辩护的美国知名律师德肖维茨在《金钱可以买到无罪判决吗》一文中也承认“没有富人被判处死刑,这确实是真的,死刑基本上是为穷人准备的”。这背后正是靠一群律师费高昂的“梦幻律师团队”来掌控案件的发展方向。而且这些律师从来不嫌事大,因为事情越大律师从中赚取的佣金越多。当时跟踪此案和其他公职人员腐败案例的分析人士对媒体表示,这一裁决的判例可能增加此类案件今后的办案难度。也就是说,遇到类似的案件,就有人能够依照此判例“光明正大”地逃脱应有的法律制裁,再次让美国社会及其法律的公正性蒙羞。

如何看待美国法律体系下的办案效率?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成立于1908年,是美国司法部的主要执法及调查单位,也是美国联邦政府最大的反间谍机构。FBI现有的司法调查权已经超过200种联邦罪行。关于FBI的办案范围,其官网上的表述包括恐怖主义行动、间谍活动、网络犯罪、公共腐败、公民权利、集团犯罪、白领犯罪、暴力犯罪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据程绍铭介绍,章莹颖失踪案不只是简单的绑架案,而是被FBI列为其九大办案范围中“暴力犯罪”一项。FBI的介入,也足以证明案件性质的严重性。此间FBI唯一的职责就是采集证据,然后提交给联邦法院的检察官,由联邦检察官提起诉讼。

程绍铭认为,FBI掌握的社会资源非常丰富,作为律师他并不担心FBI的执行力和办案效率。在FBI官网上,也列举了一系列由其侦破的著名案件,如“9·11”事件、洛克比空难、水门事件、黑色大丽花案、琼斯镇案、东京玫瑰案以及林德伯格绑架案等。类似章莹颖失踪案的案情在美国并不少见,人口失踪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不安定因素。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下属全美犯罪信息中心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美国共有88040人在失踪立案调查后案情没有任何进展。2016年当年,美国共有647435人被登记为在案的失踪人口,同比增加了约2%。

不过,在此案中,FBI的办案效率还是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认为其收集证据的时间过长,或导致错过了营救章莹颖的最佳时机。章莹颖失踪案家属援助律师王志东称,英美法系遵循“无罪推定”,强调举证的重要性。“公诉方必定希望收集到的证据更有利于制裁嫌犯,如果急于起诉,而没有收集到完整的证据链,或者没能遵守美国的刑事诉讼法,那么在审理过程中,很多证据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不被法官采纳。”

程绍铭说,辛普森杀妻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洛杉矶市警方当时在侦破案件、搜集罪证、遵循正当程序等方面漏洞百出,且控方急于结案,没能采集到足够重要的事实证据,造成终审时证据不足,最终成为辛普森被无罪释放的重要原因。

然而关于辛普森杀妻案,美国民众至今仍有巨大疑惑和对立。当年在刑事审判中无罪释放后,辛普森在民事审判中被判有罪,需要向受害者家属支付3300万美元赔偿金。

20年后,辛普森的辩护律师罗伯特·夏皮罗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访谈时表示,围绕辛普森有两场审判,一场是法律上的审判,一场是道德上的审判。在道德审判方面,他从未向任何人讨论过这个话题。在法律审判方面,“我们不希望无辜的人被定罪。为此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有时候有罪的人能够而且确实逃脱了法律制裁。”

德肖维茨在接受美国公共电视台采访时坦承,辛普森能被无罪释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拥有庞大的资源,而检察官和警察的能力在辩护律师团面前不堪一击。“金钱能给你买来获得(法律意义上的)公正的机会。如果贫穷,你肯定得不到公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毛行熙、陈武、张英琴 律师 电话:0591-87921115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